歡迎來到浩發傳記!
快捷搜索:  自傳  傳記  企業故事  

跌宕起伏的傳奇人生,孫宏斌其人其事

 

如果不是去年融創投資樂視,小編還不知道孫宏斌這個地產界傳奇人物。作為一個互聯網人,小編一直只盯著互聯網業界的一畝三分地,真是孤陋寡聞。

從2017年1月投資,到2018年3月辭任樂視董事長,孫宏斌承認投資樂視失敗,對外宣稱融創共損失約165億。業界鬧得沸沸揚揚的樂視困局,故事仍在繼續,同為山西老鄉的孫宏斌,不是賈躍亭的白衣騎士。是否因樂視的PPT生態,挖的坑實在是有點太大了呢? 

但如果研究一下孫宏斌的過往履歷,好像發現,這又是一次典型的孫宏斌式失敗案例?

 

最早,孫宏斌其實也曾是一個IT界的風云人物。

1963年出生的孫宏斌,在1985年從清華大學畢業,獲得工學碩士學位,然后在1988年進入聯想工作。在不到兩年的時間里,他從普通員工變成了主任經理,1990年他被破格提拔為聯想集團企業發展部的經理,主管范圍包括在全國各地開辟的18家分公司。然而就是在進入聯想兩年后,孫宏斌遇到人生第一個低谷:以挪用公款的緣由,孫宏斌算是被柳傳志親手送進了監獄。少年得志,難免心高氣傲鋒芒畢露,一句“企業部的利益高于一切”成了導火索,功高震主,招致牢獄之災。(此罪名在2003年,經由海淀區人民法院重新審理后,改判無罪) 

1994年出獄后的孫宏斌,并沒有像人們猜想那樣去尋仇,而是約了柳傳志吃飯表達悔意。飯局中一笑泯恩仇,柳傳志之后還給予了孫宏斌各種幫助,但從此孫宏斌就離開了IT江湖。

同年,向柳傳志借款50萬后,孫宏斌創建順馳,正式進入地產界。次年,還在柳傳志的幫助下,順馳和聯想集團、中科集團成立天津中科聯想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。以“快建快銷”為宗旨,順馳曾經攪動整個地產界,甚至引來萬科王石指責,直指順馳是“害群之馬”,破壞行業秩序,抬高土地價格。但也因為這個宗旨,導致順馳資金鏈跟不上,最終在2006年以“白菜價”12.8億,賣給了路勁基建。

賣掉順馳后,孫宏斌手中還有融創中國,這在2003年,以天津為基地開始操作高端物業項目。除去順馳的波折,此后孫宏斌的地產商業順風順水,融創中國在2010年成功登陸香港聯交所主板市場,踏足國際資本市場。

 

在2014年,孫宏斌遭遇第一次并購挫折:融創和綠城之間的故事。

融創中國孫宏斌和綠城董事長宋衛平,一個狠辣一個深沉,你建我賣,最佳拍檔的合作使得融創的業績也不斷突破。兩個人的友情也不斷加深,年會上唱起“朋友一生一起走”,宋衛平更是打算退休直接把綠城托付給孫宏斌。孫宏斌自然是深感榮幸,50個億投資,融創就入主了綠城。

但令人大跌眼鏡的是,煮熟的鴨子也能飛,錢都給了,宋衛平突然反悔不賣,更詭異的是,綠城連個違約金都不用賠。也許孫宏斌太相信朋友,綠城毀約之前,融創已經投入了大量的資金和人力。 

事后,孫宏斌只是說:年輕時我爭強好勝,年紀大了,不會再去做雙輸的事。

在同年綠城與中交地產達成合作時,孫宏斌發微博表示:“我知道沉默是金有時候是對的;我理解知進退是一種成熟;我深信妥協和讓步也是一種勇敢;我堅信人不應該糾纏過去的是非對錯,應該向前看,往前走。”

 

然而僅在一年后,孫宏斌又一次踩進并購困境,這次是佳兆業事件。

2015年初,佳兆業正經歷掌門人辭職、在售房源被鎖、項目被賣、合作伙伴退出,以及首例債務違約等重重困局。

以“白衣騎士”的身份出現,融創中國收購佳兆業位于上海的四個項目。然而,幾個月之后,由于協議的先決條件沒有達標,融創不得已又一次退出了交易,同樣又付出了前期的人力和資金,甚至融創執行總裁黃書平都曾到佳兆業當了半年的總經理。

連續兩年,融創中國因為并購行為,導致有一半員工都在為別的公司打工。

 

這還沒完,僅過了不到兩年,孫宏斌又一頭扎進另一風波,就是文章開頭提到的樂視風波。也想以“白衣騎士”身份出現,過程中曾痛哭流涕,最后不得已黯然離開,孫宏斌只想罵人,樂視實在坑太大。

 

如此佛系人生,屢敗屢戰后,融創收獲了口碑。

2017年7月,融創用438.44億元收購了13個萬達城91%的權益,一舉獲得了總建筑面積達到957萬平方米的物業,而且平均地價僅有千余元,住宅部分毛利可達30-40%。

這樣的好事,并不需要孫宏斌拼得頭破血流,而是萬達主動送上門來的。在萬達遭遇資金鏈危機后,王健林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融創,想到的是孫宏斌。  

我們再一次看看孫宏斌的微博所言:我知道沉默是金有時候是對的;我理解知進退是一種成熟;我深信妥協和讓步也是一種勇敢;我堅信人不應該糾纏過去的是非對錯,應該向前看,往前走。

這是成熟的人生,這是孫宏斌的人生哲學,也是其跌宕起伏的生平最好的寫照。 傳奇仍在繼續。



暫無

您可能還會對下面的文章感興趣:

2o19白小姐三肖中特